物流信息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财经观点

财经观点

克鲁格曼:经济低迷是因为政策太软弱

2019-10-21 09:29:25财经观点
目前似乎没有重大经济危机正在发生的迹象,很多地方的决策者都为此而自我夸耀。

 

  目前似乎没有重大经济危机正在发生的迹象,很多地方的决策者都为此而自我夸耀。比如,欧洲的决策者们正在因西班牙的经济复苏而沾沾自喜:该国今年的增长速度似乎会至少比先前的预测快两倍。

  不幸的是,这意味着西班牙经济增速是1%,而不是0.5%,该国的经济状况非常低迷,青年失业率高达55%。就连这也可以被当成是个好消息,只能说明我们已经对可怕的经济状况司空见惯。现在的状况之糟糕,已经超出了几年前每个人的想象,但大家似乎越来越接受这种悲惨局面,已经把它视为一种新这种事是怎么会发生的呢?当然,它的原因有很多。但是最近我对这个问题进行了大量思考,部分原因是有人让我对日本摆脱通货紧缩陷阱的举措进行一个新的评估。我认为,我所称为的“怯懦陷阱”是失败的一个重要原因,它既是指一些政策制定者某种贯彻始终的倾向:他们大体上拥有正确的思路,但在现实中却畏首畏尾;也是指这种怯懦最终在政治上、甚至在经济上导致的事与愿违。

  换句话说,叶芝(Yeats)说得对:最优秀的人信心尽失,最糟糕的人却满心狂热。

  关于“最糟糕的人”:如果在过去几年里,你对经济辩论有所关注,你就知道美国和欧洲都有势力强大的“痛苦党团”(pain caucuses)——这些党团极有影响力,强烈反对任何有可能让失业者重返工作岗位的政策。美国和欧洲的“痛苦党团”之间存在着重大差别,但它们都总是错误,又从不自我怀疑,其斑斑劣迹同样令人侧目。

  在美国,华尔街和国会各有一批人,五年多来一直发布着耸人听闻的警告,说会出现通货膨胀失控和利率飙升。你可能会认为,既然这些可怕的预言一个都没有成真,人们可能就会重做考虑,但是这些年来,同样这一批人还在受邀作证,而他们也仍然在老调重弹。

  与此同时,欧洲大陆采用严厉的紧缩计划已经四年了 。这些计划的设计者告诉我们不要担心它们对就业和经济增长的负面影响——它们对经济的影响会是积极的,因为紧缩政策会激发人们的信心。不用说,信心仙女从未出现过,而经济和社会却付出了高昂的代价。尽管如此,这些权威人士却说,紧缩必须继续,直到提振信心为止。

  那么,优秀的人有怎样的反应呢?

  优秀的人的确有,他们不认为大规模失业的局面是无法挽救或者是不应该挽救的。奥巴马政府的核心——或者至少是经济模式——没有问题。美联储(Federal Reserve)顶住了那些声称魏玛之春、通货膨胀即将来临的人的压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公布了研究成果,驳斥通货紧缩无痛的说法。但是,这些优秀的人似乎从来不愿意将自己的信念坚持到底。

  最经典的一个案例就是奥巴马的刺激计划。由于当时糟糕的经济局面,这项计划的力度明显不够。这并非所谓的后见之明。我们当中有些人一开始就警告称这项计划可能力度不够——而且因为它被过度吹嘘,持续的高失业率可能最终会使公众对整个刺激计划失去信心。事实证明,果然如此。

  人们不太了解的是,美联储其实已经以自己的方式做了同样的事情。从一开始,负责货币政策的官员就排除了最可能会发挥作用的货币政策——尤其是那些发出愿意容忍(至少临时容忍)较高通胀率的信号的政策。所以,他们实施的政策让人们失望,最后还给人留下了无所可为的印象。

  甚至连日本可能也处于同样的状况——这就是我写这篇文章的初衷。日本彻底摒弃了过去的政策,最后采纳了西方经济学家在15年甚至更长时间内一直推崇的激进货币刺激政策。然而,人们对整体情况仍然缺乏信心,在制定通胀目标等政策方面,仍然倾向于把标准订得低于实际需要。这样,日本无法实现“经济腾飞”的风险也随之增加。新政策给日本带来的经济增长,根本不足以使它真正摆脱通货紧缩。

  你或许会问,为什么优秀的人会这么怯懦,而坏人却充满自信。我认为,答案与阶级利益存在很大关系。但是,这是另一个专栏应该讨论的问题。(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翻译:土土、陈柳)
 

 

文章评论

暂无评论